春色盈盈,茉莉花香

春天,如你婀娜多姿的身段,款款向我走來。春風,如你流水般的步文字顔色文字顔色伐,每走一步,就在水上生出一朵嬌美素雅的蓮花。春光,如你秀色可餐的氣質,點點滴滴洋溢著明媚的光彩。春花,如你燦爛微紅的臉頰,一低頭嫵媚的嬌羞。春雨,如你盈盈如水的眼眸,散發著晶瑩的光澤。

  在一個春天的早晨,鳥兒歡快的鳴叫,你穿一身紫色的連衣裙,紮著兩條可愛的辮子,靜靜地坐在校園的一角,捧著一本書,面帶微笑地看著,不時吟誦著幾首詩。我被almo nature 狗糧你聲情並茂的朗誦打動,輕輕走到你身邊,不敢打擾你讀詩的興致。你讀書的樣子,讓我想起一位美若春色的女子,在春風飄飄的時光裏,對案而坐,一手捧書,一手端著香茗,入神的閱讀著徐志摩那些清麗唯美的小詩。

  遇見你,就是遇見最美的時光。我不知,我竟能遇見你這樣一位絕世的女子。輕輕拔開春天的霧靄,我看清了你的面容,自然而純真;我看清了你的雙眼,清澈而愉悅;我看清了你的頭髮,烏黑而細長;我看清了你的笑容,淡然而甜美。

  靜靜的,我能這樣看著你,是我的幸福。不去打擾你,而是靜靜的欣賞,默默的對著你的背影微笑,悄悄的聽著你纖細而動情的聲音,我的人醉了,我的心醉了,我的魂醉了。

  時光是一懷酒,當你醉了,便醉倒在最美的一瞬。時光迷人,當你守住傾城的時光,便守住了心中傾城的她。時光是一道永恆的風景線,她站在風景裏,風景就成了最芬芳馥鬱的花朵。

  時光飛逝,飛到了深春時的茉莉時光。年輕的心飛揚,醉在滿山的茉莉花叢中。嬌小嫩白的茉莉花,如嬰兒的拳頭般可愛地開著,暖風吹撫,使它微微搖晃。有的茉莉花,開得若漢宮中的趙飛燕,似在綠色的“手掌”上輕盈起舞;有的開得像周迅扮演的林微因,嫺靜,溫文爾雅;有的開得像金粉世家裏的董潔,清純而浪漫。

  金色的陽光,大片大片灑向整個叢林,空氣裏溢滿了溫暖迷人的氣息。遠處,一位白衣飄飄的女子正在花叢中迎風走來。陽光下,她像一位降落人間的天使,陽光 almo nature 狗糧是她的翅膀,白色衣裙是她的仙衣,她白色的肌膚有著不染塵埃的光澤。當她越來越靠近我的時候,我才看清她的面容:茉莉花一般潔白通透的肌膚,茉莉花一般清純可愛的笑容,葡萄般的眼睛,水靈靈的閃著,潔白的臉頰,透著牡丹花一樣的紅潤。

  若那次,她是春風裏一朵紫色的芍藥,有著傾國傾城的美貌,讓我一見難忘,那麼這一次,她就是從天上飄下的仙女,有著霧一般的神秘感。這次,我一定不會再讓時光流走,讓一段美麗的相遇成為只能對視的平行線。我的心急速的跳著,我的眼睛,幾乎不敢直視她。她越走越近,她的美麗、神秘、可愛、浪漫、聖潔,讓我不知所措。

 文字顔色 在最美的時光,遇見最美的你。當我正想找個理由接近你的時候,天空下起了小雨。我靈機一動,采一朵身旁最美的茉莉花,撐一隨身攜帶的小型遮陽傘,大步走向這位茉莉一般的女子。“這位漂亮的小姐,能讓我為你撐起生命的雨傘嗎?”她有眼裏閃著幾分驚訝。“你悄悄的走,正如我悄悄的來。。。。。你是夕陽下的新娘。。。。。。不帶走一片雲彩。”“在一個春天的早晨,你在校園的一角,曾讀過徐志摩的這首詩,我被你動情的聲音所打動”“好吧,那你就暫時做我的守護天使吧”

  我們相視一笑,仿佛是故人般的心有靈犀,於是我為你撐起傘,輕輕將那朵茉莉花插在你的耳際,你並沒有絲毫的不悅,反而一片紅雲飛上臉頰。在你的身旁,我小心almo nature 狗糧翼翼地撐著傘,你的發香飄過我的鼻息,一陣薄荷的味道,摻和著茉莉花淡淡的香氣,飄進我的鼻子,使我像喝了花蜜釀的酒的一樣醉了。

  我們談論著一首首動人清新的小詩,穿越唐風宋詞,悲吟李煜的“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,動情朗誦李白的“輕舟已過萬重山”,哀吟李清照的“才上眉頭,又下心頭”。

  我們走在梨花飛舞的樹下,看“茫茫白雪”一片片;跑在薰衣草的紫色光芒中,感受迷人的紫色愛情;相擁熱吻在楓葉紅紅的浪漫裏,醉在秋風秋雨的纏綿中;站在紛紛揚揚的皚皚白雪中,實踐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的諾言。

  春去春又回,花謝花又開。美麗的時光總很短暫。因為每分每秒,世事都會變;因為每個季節,總會有傷心的人和事;因為人生每個階段,都會經歷不一樣的滄海桑田。

  美麗的時光又總是永恆的。因為世事會變,人心可以永恆;季節會變,傷心總能修復;滄桑不能避免,但心靈總能完善。

  美麗的時光,美麗的春夏秋冬,美麗的人,總能發生意想不到的美麗故事。在最美的時光,遇見最美的你,也許,在別人眼裏,那些時光並不完美,那個美麗的你也有瑕疵,但在我心中,你就是我眼中的一眼定情,一見鍾情。你就是我最美的緣。

  合適的,就是最美的;投緣的,就是最美的;共過患難與美好的,就是最美的。

  緣,就是如此妙不可言!在最美的時光,我遇見了最美的你,是上天的安排,更是我最美麗的意外;是冥冥之中的註定,更是我緊緊抓住緣分的美麗開始;是最美麗的相遇,更是最美麗的相愛。

“思想”的果汁

1.jpg

一代建築宗師張開濟,是一個非常幽默的Pretty Renew 旺角男人,常常是拎著自己來“開涮”。張開濟已是耄耋之年,思維異常敏捷。在哈爾濱開會,會議室在5層,沒有電梯,有人一邊扶他上樓一邊說:“今天可辛苦您了,要爬這麼高的樓梯。我扶您慢慢走。”他笑著說:“沒關係!我這個人就喜歡向上爬!哈哈!”

  善幽默,敢於直言的張開濟,有點像王小波的幽默與自信。王小波不是有句幽默名方:“我遠看,不像個好人,近看還是個好人。”在他們那裏,幽默不僅僅是一種心情,而已經成為一種觀察世界的方式。

  說到男人用幽默來觀察世界、洞察世界,當年英國作家蕭伯納訪問上海可謂是最好注腳。當時蕭翁在華懋飯店(今和平飯店)下榻。那天早晨,上海的早春二月露出一片豔陽。有人說:“蕭先生福氣真好,在多雲喜雨的上海見到了太陽!”蕭翁馬上反駁說:“不!應該說這是太陽福氣好,能夠在上海見到蕭伯納!”蕭翁個子高瘦,相貌清奇,碧綠的眼睛帶著笑意,幽默是他的口頭絕活。

  男人一幽默,腦中的億萬個快樂精靈和奇妙語句,都和身邊的人做最旖旎的接觸,簡直是他賜給人噴湧而出的快感和笑聲了。幽默的隻言片語和逗樂的異常動作,它們宛如蝴蝶在空中飛來飛去,趁它們飛過你的身邊一把逮住,那真是件樂事。

  正如法國作家安德烈·蘇亞萊斯所說:“幽默,就是在思想上美妙輕鬆地佔有對方。”一位朋友問一位小說家:“你作為一個小說家,又當過記者,你能說說兩者的不同嗎?”小說家說:“記者就是把不清楚的事情寫清楚了;而小說家就是把清楚的事情寫模糊了。”朋友聽了如墜五裏雲中。過了幾天,朋友猛然明白過來——當小說家的意思,他打電話給小說家說:“我現在搞清楚了。”小說家突然幽默地說:“兄弟,你能把清楚的事情弄清楚,應該趕快去當記者。”

  巧妙的幽默,就是在“觀察”的盤子上,用一種可樂的金鐘牙醫姿態,俯下身來舔一舔“思想”的果汁。
自我介绍

我在千年輪迴只爲看你一眼

Author:我在千年輪迴只爲看你一眼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